Wangd-wiki-article-2019-last-day

From cslt Wiki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2019, 似水流年


每到年末,写些文字已经成了惯例。记录一些人,一些事,算是对光阴的记念。

2019年充满了别离。

往家里打电话,老人们生病、去世的消息渐渐频繁,震惊之余也越感到岁月流逝的不留余地。离家很久了,那些人和事如同照片一样定格在二三十年前的样子,然后忽然就说不在了,第一感觉是“怎么可能”,但算一算,当初正当壮年的汉子如今也已经年近古稀了。人事无常,莫过于此。

2019年,实验室又换了一批新人。汪洋毕业了,之勇和梦原在实验室工作了六年后离开了,刘荣也找到了更合适的地方去继续历练。石颖终于圆了博士梦,振龙、炎驰等小伙伴们带着自信去寻找更能锻炼自己的岗位,而张帅、魏扬、文强已经计划进一步深造了。FreeNeb将星火拢起,积蓄更精纯的能量。事情可长可短,可进可退,只要做事的人安好,就足够了。

阿汤,蓝天,云麒已经成为实验室的中流砥柱,带领一批九零后的小朋友们开始了磕磕绊绊的科研之路。看着小范,浩然,嘉文、瑞琦这些孩子们有模有样地组织论文讨论,一时间有种穿越感,仿佛回到20年前在朱小燕老师组里和兄弟姐妹们讨论的情景。只不过我远比不上朱老师温和,看到疏漏总免不了要愤慨,所以一般也就交给蓝天去照看--他总是护着他们的,我能做的只是创造更好的条件,让他们可以铺张自己对自然的好奇之心。

前两天利节老师来访,感慨说你这里人变得好快啊,很多都不认识了。我自然也有这种体会,只不过渐渐习惯了这种变迁。这也许就是现代社会的特点,周围的人和事都在不停飞来飞去,跟挣命似的。有时候回归一些,纯粹一些,也许更容易沉淀。譬如去年7-8月份忙里偷闲写的《人工智能》今年终于出版了,有几个学校已经表示要拿去做教材,竟然比我忙乎了一年所做的各种“大事”更有意义。

2020年依然会风起云涌,我竟然找到了一点安静的可能。期待我们对语音信号的理解有更深层次的突破,这应该是在纷繁的变迁中能让我们未来可回顾一望的“初心”吧。

王瑶瑶长大了,也会发一些“学霸的爸爸应有的特点”之类的视频让我学习。清华附小对体育要求很严格,每天跑一千多米,锻炼的跟铁蛋似的。有一回她抱怨:

“姥姥、姥爷怎么这么慢?”

“他们老了啊。”我说。

“这么快就老了”

“他们要不变老,你怎么能长大呢?”